电子商务网站

电子商务网站

大国博弈的影子:世界历史上的“棉花之战”


发布日期:2021-06-07 08:05   来源:未知   阅读:

  前段时间H&M语出惊人,造谣抵制新疆棉花,原本不起眼的棉花突然映入人们的眼帘。棉花确实是一种普通的植物,但棉花如今仍是仅次于粮食的第二大农作物,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物资。而围绕这种被称作“白金”的植物,近代人类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明争暗斗。

  英国引领人类历史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是从纺织业开始的,英国是传统的养羊大国,是欧洲重要的羊毛产地。自15世纪中叶起,英国人不再单纯地出口羊毛,而是大力发展毛纺织业及其贸易。英国羊毛和呢绒成为欧洲国际贸易中的一宗主要货品,垄断了整个欧洲市场,支撑起英国的经济命脉。然而,一个新的挑战降临在英国面前,对手不是传统的欧洲大陆国家,而是远在亚洲的印度;挑战的不是军事,而是棉纺织业。

  5000年前印度已用棉花纺线世纪印度棉织品远销非洲,而15世纪前欧洲人仅把棉织品用作装饰品、桌布等。1498年,葡萄牙探险家达·伽马绕过好望角,成功到达印度,被色彩丰富和质量优良的棉织品所震惊。印度棉布的实用、舒适、色彩斑斓和浓厚的异国情调,令英国消费者为之倾倒。印度高质量的棉织品源源不断地来到欧洲,单1684年印度就出口了上百万件棉布服装。印度莫卧儿帝国控制了全世界1/4的纺织品贸易,每年税收达到1亿两白银,是同时期明朝税收的十几倍。莫卧儿帝国获得流水一样的财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

  英国毛纺织品受到严峻的挑战。之前与占据着输出品王座的毛纺织业相比,英国棉纺织在制造工业中的地位很低。1621年,英国东印度公司进口了约5万件棉纺织品到英国,40年后,这个数字涨了5倍。最终英国依靠技术才扭转这种局面。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英国发端,且肇始于纺织业。1733年,英国机械师约翰·凯伊发明了新的织布工具——飞梭,纺织工效提高1倍多。1764年,英国纺织工人詹姆斯·哈格里夫斯发明了珍妮纺纱机,纺纱工效随之提高了十几倍。1769年,钟表匠阿克莱发明了一种以水力为动力的纺纱机,初步解决了动力问题。1771年,罗伯特·凯伊在曼彻斯特建立了英国第一家水力纺纱厂,被认为是近代机器大工厂诞生的标志。英国人创新热情高涨,印花、漂白、染色等技术不断涌现,净棉机、梳棉机、卷线机、整染机等机械发明比比皆是,科技推动着英国棉纺织效率和质量交替上升。随着机器生产的增多,畜力、水力和风力等原有的动力已经无法满足需要,急需一种新的动力。1784年,瓦特成功研制出万能蒸汽机,将人类带入了蒸汽时代、机械化时代,英国棉纺织业如虎添翼。18世纪末期,英国棉纺织业率先实现机械化生产。1800年,英国棉织品出口额占据其出口总额的25%,1828年达到出口总值的一半。棉布成为人类史上的第一个全球化商品,棉纺织业成为英国工业的中坚,推动着工业革命的发生与发展。

  英国纺织业大爆发,犹如一个黑洞,需要有大量的棉花作为原料来填满。1781年,英国制造商纺纱消耗了510万磅原棉,这是他们84年前纺纱量的两倍半,棉花价格随之大幅上涨,涨到10年前的2到3倍。9年之后的1790年,英国纺纱产量又增长了6倍。到1800年,纺纱量再次近乎翻倍,达5600万磅。欧洲本地很少生长棉花,奥斯曼土耳其曾是欧洲主要的原棉供应地,但到1800年前后已无法满足这种爆炸性增长的需求。

  印度是世界棉花产业的古老发源地,无疑是英国最好的棉花来源地,但是棉花议价权掌握在印度的棉农和织工手中。随着英国对印度的征服,英国在印度不仅获得了所控制土地上棉花和棉纺织品的议价权,而且将印度大量种植粮食的土地更改为种植棉花,以各种手段鼓励印度种植和出口棉花,摧毁了印度农民以粮食种植为主、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英国人在印度大力推广棉花种植,1810年,东印度公司在印度引进美国棉籽,1816年将惠特尼轧花机运到孟买,在提高了印度棉花供应量的同时,也摧毁了印度手工纺纱业。1811年,英国从印度进口棉花仅160包,7年后的1818年进口量就高达127124包。之后,英国在印度建立更多农场种植棉花。1853年,英国人获得孟买东北约300英里的贝拉尔,印度总督达尔豪西勋爵夸耀地宣称:“英国取得了印度大陆上已知最好的棉花地带,开辟了一个巨大的供给渠道,通过这个渠道,弥补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制造业的原料不足。”

  早期,印度本土精细加工的高端棉布尚能保持一定优势,随着英国棉布质量不断提高,到18世纪后半叶,英国不仅不再从印度进口棉布,而且把印度当作制成品倾销地,在高端市场上彻底打败了印度棉布。1800年至1801年,从孟加拉出口到英国的棉纺织品仍有140万英镑,仅仅9年后的1809年至1810年,孟加拉出口的棉布就降到了33万英镑,而且此后继续快速下降,相反,从英国输往印度的棉布量快速上升。1814到1835年,印度输往英国的棉布减少了3/4,英国输往印度的棉布增长了62倍。1850年,英国加工了全世界46%的棉花。英国纺织业的繁荣一直持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的1924年,英国棉纺锭数量达到创纪录的6330万锭,织机79.2万台。

  印度彻底沦为英国棉纺织业的原材料供应地和棉纺织品的倾销地,从棉布出口国变成进口国,纺织业迅速崩溃。著名的纺织业城市达卡,1827年有人口15万,8年后只剩下3万。20世纪30年代,甘地号召印度人民通过亲手纺织衣服来抵制英国的成衣,那张闻名世界的《甘地在纺车旁读书》照片成为印度人谋求独立自强的象征,以至于印度的国旗上都使用了纺车的图案。

  尽管印度为英国提供了棉花原料,但是印度输运基础设施很薄弱,将棉花从种植地运到码头成本很高,从印度码头运到英国路途遥远,运输成本也非常高,印度对英国的棉花出口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英国控制印度棉花产业,就地生产大量廉价的棉纺织品,并贩卖到世界各地,而在很早以前欧洲人就从大西洋的西海岸寻求棉花来源。

  15世纪末,欧洲人登陆美洲。在疯狂地劫掠了这片大陆上的黄金白银和贵重木材后,他们发现,更有持久价值的是土地。欧洲人占领美洲之初,大量种植甘蔗,17世纪30年代开始扩大棉花种植面积。早在5000年前,印度和美洲几乎同时出现棉花,当原棉需求量爆炸式增长时,欧洲人在美洲广辟种植园,大量种植棉花,使美洲殖民地成为欧洲棉花的重要来源地。

  在欧洲人首先登陆的西印度群岛,18世纪早期牙买加、格林纳达、多米尼克就开始种植棉花,到18世纪70年代棉花出口量始终保持在200万磅左右,但到18世纪80年代几乎翻了1番。1768年到1789年,巴巴多斯原棉出口增长了10倍,从24万磅增长到260万磅,成为英国棉花出产最多的岛屿。1770年前,巴哈马群岛几乎不种植棉花,多巴哥岛没有棉花出口,但是到1780年多巴哥岛装船的原棉达到150万磅,1787年巴哈马群岛向英国商人销售将近50万磅原棉。1781年到1791年,英国从英属加勒比岛屿进口的棉花量翻了两番。1791年,法属圣多明各出口到法国的棉花达到680万磅,比8年前增长了58%,棉花种植园的数量与甘蔗种植园的数量已经几乎相当。

  巴西棉花产量增长更加迅速。18世纪后叶,葡萄牙鼓励巴西伯南布哥和马拉尼昂等地种植棉花,巴西第一次向英国输出马兰汉棉花,但这种棉花质量低劣、弹性不足、承受力太小、难以清洗,很快被纤维长、质量好的伯南布哥棉花所替代。1770年到1780年,巴西马拉尼昂棉花出口数量翻了1番,到1790年出口量几乎又翻了1番,到1800年出口量几乎又上涨了两倍。1785年到1792年,巴西装船运到英格兰的棉花数量超过奥斯曼土耳其帝国。1800年棉花在巴西出口中的占比为11%,到1821年至1825年,占比达30%,巴西成为英国纺织业非常重要的棉花供应地。

  欧洲殖民者在北美登陆后,很快向内陆推进,用枪炮赶走原本住在那里的印第安人,使得美国南方成为广袤的棉花种植园,迅速重塑全球棉花市场。1790年美国出产150万磅棉花,到1800年出产量增长到3650万磅,从1791年至1800年,美国向英国出口的棉花量增长了93倍。在南方政客的支持下,联邦政府侵略性地获得了许多新领土,1803年路易斯安那购地案使得美国的领土几乎增长了一倍,1819年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得到佛罗里达,为美国棉花生产提供了大面积的土地。1820年美国出产的棉花达到16750万磅,这一年出口增长了6倍。美国取代西印度群岛成为英国原棉最重要的来源地,1830年西印度群岛棉花占英国进口份额不到3%。到1857年,美国出产的棉花数量与中国一样多。

  棉花种植一直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人力,收获棉花所需要的工时比纺纱和织布还要长。发现新大陆后,西班牙、葡萄牙就进行了肮脏的奴隶贸易。18世纪初,英国人成为全球最大的奴隶贩子。成千上万的非洲人被戴上镣铐,被装进船舱,在海地太子港被拍卖,然后被送到遥远的农场,逼迫清理土地、锄地、播种、剪枝和收获棉花。18世纪80年代,每年有近3万名奴隶被运到圣多明各,1784年到1791年,共有25万名非洲奴隶被贩卖到美洲。

  法国大革命后,国际条约开始禁止黑奴贸易,西印度群岛黑人纷纷起来抗争,依赖“黑奴”的棉花产量大幅下降,黑奴贸易转向美国棉花田。到1830年,100万黑奴被送到美国南部诸州棉花种植地,等于当时美国人口的1/13。在白色的棉田里,黑奴被迫从早到晚劳作,遭受着白人的剥削、虐待。根据所罗门 诺瑟普1853年所著传记体小说改编的电影《为奴十二载》,就血淋淋地呈现了奴隶因一天没有采足200磅棉花而遭受鞭抽的镜头。英国发展毛纺织业的时候,利用圈地运动侵占了大量的土地和资源,洁白的羊毛被资本主义玷污。到发展棉纺业时,不仅欧洲,而且是全球洁白的棉花都被资本主义弄脏了。

  奴隶的辛劳和鲜血为美国带来大量的利益。19世纪50年代末,美国棉花产量占英国8亿磅棉花消费量的77%,它也占法国1.92亿磅棉花消费量中的90%、德意志关税同盟1.15亿磅中的60%,以及俄国1.02亿磅中的92%。然而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棉花出口量锐减。1860年美国出口到欧洲的棉花为380万包,1862年几乎为零。棉花荒令欧洲人惊慌失措,1861年利物浦《水星报》写道:“这个极度危险的供应来源,非常有可能让我们失望透顶。”1862年初,英国的棉花进口总量比上年下降了50%多,从美国的进口量下降了96%,棉花价格比战前水平增长了4倍,制造商关门,成千上万的工人失业。1863年,失业工人在英国街头暴动。法国也大致如此,1860年从美国进口棉花60多万包,1863年减少到4169包,约有25万纺织工人失业。

  随后,欧洲展开疯狂的争夺,再次扑向印度,以维系其经济支柱产业的棉纺业。他们改造印度的农村,加快基础设施建设,1863年把棉花产品进口关税从10%降低到了5%。美国内战头两年,印度棉花价格翻了两番,诱使印度在曾经种植粮食作物的土地上种植棉花。1857年印度只贡献了法国原棉进口量的1.1%,1860年只贡献了英国原棉进口量的16%,到1862年贡献了英国原棉进口量的75%、法国原棉进口量的70%。埃及棉花产量同样飞快增长。1865年埃及棉花产量增长到2.507亿磅,是1860年的5倍,出口价值增长了14倍。在巴西、秘鲁、墨西哥、阿根廷等国,棉花种植面积都大增,全球肥沃的土地纷纷种上了棉花393444澳门论坛

  1865年,美国内战结束,重新向世界供应棉花,全球棉花供大于求,价格随之持续下跌,一跌近30年,而粮食价格上涨。当遇到干旱年份,全球大批棉农陷入无钱购粮的绝望境地。19世纪70年代末饥荒来临,印度棉花种植区有600万到1000万人饿死。

  17世纪中叶前,面对印度高质量棉布的竞争,英国人毫无还手之力。为了保护本国纺织工业,1662年,英国政府实行产业政策,限制印度棉布在国内的销售,对来自印度的棉布征收高额的歧视性关税。1685年,英国对“所有印花棉布、印度亚麻及所有印度制造的丝绸制品”征收10%的税。1690年,关税增加了一倍。1701年,英国议会规定只能进口白棉布到英国来加工,进口印花棉布为非法行为。1721年英国颁布法令禁止人们穿着、使用来自印度的白布染成的印花棉布的衣服,甚至将售卖印度棉布定为非法行为,违者将被下大牢。

  法国同样采取贸易壁垒。1686年,法国宣布,制造、使用和销售棉纺织品为非法行为。此后七十余年,法国至少颁布了两项王室敕令和80项枢密院的裁决,压制棉纺织品的进口和生产。惩罚措施变得越来越严厉,包括对违法者实行监禁,从1726年起甚至会对违规者施以死刑。1755年,法国又宣布进口印度印花织物为非法行为。1785年,法国国王再次确认了这一禁令,以保护“国家产业”。两万名警卫负责推行这些法令,多达5万名违法者被发配到法国桨帆船上服苦役。其他欧洲国家也跟进,1700年威尼斯和佛兰德斯禁止进口印度棉纺织品,1717年西班牙宣布进口印度纺织品为非法,18世纪末奥斯曼帝国禁止国民穿着某些印度服装。

  然而,当英国棉纺织品在全球流通,为英国带来大量的利润时,英国立刻转变态度,1774年毫不犹豫地废除那些禁止从印度进口棉布的法案。不仅如此,英国为了推销国产棉纺织品,力图希望各国降低关税。1821年,英国曼彻斯特商会要求政府向丹麦施压以减少纱线年商会要求在东印度群岛实行更自由的贸易政策,后来又鼓动取消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关税。从19世纪20年代后半期到30年代后半期,英国向埃及出口的棉纺织品价值增长了10倍,1838年《英国奥斯曼关税条约》生效,规定进口关税只有8%的从价税,迫使埃及进行自由贸易,这几乎摧毁了埃及的工业化进程。

  但不是所有国家都屈服于英国的威逼利诱,面对英国棉纺织品的大势侵入,很多国家纷纷效仿英国人当年的手段。美国一方面通过各种途径窃取英国的纺织技术,另一方面也开始构筑贸易壁垒。1816年,美国对进口低档棉纺织品征收保护性关税,以便垄断廉价棉产品市场,直到1846年印度粗制棉产品进入美国都需要支付60%到84%的税款。1818年普鲁士和奥地利、1820年俄国、1822年法国、1824年意大利、1826年巴伐利亚和符腾堡也纷纷对棉产品征收了进口关税,1842年法国甚至禁止所有棉产品进口,1844年巴西阿尔维斯·布兰科关税法将大部分外国棉制成品的关税提高到30%。1821年墨西哥独立后,一直在追求工业化,但纺织业受到了英国、美国廉价纱线月墨西哥政府通过新的关税法,禁止进口墨西哥也能制造的粗棉衣物。1837年墨西哥新关税法再度禁止廉价棉纱和布的进口,1843年将禁止进口棉纺织品的条款写入墨西哥宪法。

  美国内战后,全球棉纺织业再次快速发展,关税壁垒又迎来高涨期。1861年美国《莫里尔关税法》提高了对进口棉花的关税。当美国在廉价棉产品生产方面取得优势后,1883年降低了对廉价棉产品的关税,但提高了对更高品质棉花的关税。1878年和1888年意大利通过棉花关税法。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法国进一步实行保护主义的关税,1892年通过了《梅利纳关税法》。1860年,巴西棉花关税一直处于进口价值的30%以下,1880年关税增长了1倍,达60%左右,1885年又增长到100%。1886年、1889年和1900年巴西关税进一步上升,1900年后保护主义关税维持了近30年。到1920年,巴西使用的所有棉产品中75%至85%是在国内纺制和织造的。

  从1926年到1932年,日本出口到印度的棉布所占比例从约12%增长到约50%。为了更便利地进入印度市场,日本政府利用印度棉花开始依赖日本市场的机会,对印度的英国殖民政府施加政治压力,迫使印度降低进口棉制成品的关税壁垒。1933年,日本棉布出口首次超过法国和德国,成为仅次于英国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棉花强国。1937年,日本占领了37%的全球棉布交易市场,而英国只有27%的份额。

  棉花不是我国的本地作物。其输入中国的路线大致可分为南北两条:南路从缅甸和越南进入,最先在后汉时传入滇、桂,后来传至粤、闽,再由这两省向北传布,这一路是以海运为主。北路由波斯传入,南北朝时先传至新疆,复又至甘肃和陕西,再进入东部各省,这一路主要是陆路。汉武帝末年,海南开始种棉织布。东汉初年,云南棉花生产规模已见端倪。到南朝梁武帝时,四川和新疆亦开始种植棉花,新疆主要在高昌一地。后历经魏晋、隋唐,棉花种植业的发展仍然局限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两宋时期,海南是中国主要植棉地区之一,黎族老百姓已创造出轧、弹、纺、织、染等一整套棉纺织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其所织造的产品均极精致,深受人们欢迎。北宋时期,海南的棉花移植到闽广地区。南宋时期,棉花的种植又从广州和福建推广到长江流域和淮河流域。

  元初,植棉和棉纺织技术在我国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广泛传播发展,在短短数十年间遍布神州大地,包括今天的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海南、四川、云南、贵州、湖北、湖南、河南、山东、陕西和新疆等地区。其中松江竞超越闽、广地区以及北部中国,逐渐形成为手工棉纺织业的中心。元贞年间,杰出的纺织家黄道婆从海南崖州回到故乡乌泥泾,带回黎族人先进的棉纺织生产工具和织布方法,教给当地群众织制手巾和衣带的新方法,松江、上海一带的棉织业很快发展起来,乌泥泾和附近地方的老百姓以织被面和制棉为生的有一千多家。黄道婆还改进了去籽、弹松工具和纺车,优化了纺纱、织造工序,所制棉布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很高。《嘉禾志》卷六记载:“布,松江者佳”。所产“乌泥泾被”闻名远近,成品畅销外地,松江府成为元、明、清三朝全国棉纺织业的中心,赢得“松郡棉布,衣被天下”的美誉。

  1843年《南京条约》签订后,中国市场被迫开放,欧洲和北美纱线和织物大量涌入,小农经济的中国棉花及纺织品产业最终衰落。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利用赔偿大力发展棉花和棉纺织业,向中国大量输出棉纱出口。1897—1898年,日本对中国的棉纱出口量占日本纺纱总产量的28%。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英国制造商被排斥在中国市场之外,日本对中国市场的渗透加深。1903年至1929年,日本棉布出口量的一半以上流向了中国。

  面对国外压力,中国仁人志士努力发展民族工业。19世纪80年代初,中国第一家现代化的棉纺织厂——上海机器织布局开始运营。到1925年,全国已有118家棉纺织厂,其中一半集中在上海,配备有300多万支纱锭,雇用了25万多名工人。1931年,中国只有16.3%的纱线是手工纺纱,锭子数量比1913年激增了297%,是同期全球增速的20倍。抗战爆发后,受战争、停工、价格差异等因素的不利影响,中国棉产量出现断崖式下滑,1945年全国棉产量减至500万担。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有计划地推动传统优势产棉区扩大种植面积,并积极促成各产棉区与上海、无锡、天津等棉纺业发达城市的对接。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强化对华封锁,严厉查禁棉花对华出口。中国纺织业内部挖潜,1952年中国生产了65.6万吨棉线,比前几十年显著增长,1957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三大棉纱生产国,产量是英国的2.5倍。

  改革开放后,中国棉花生产和棉纺织业快速发展,1983年中国大型国有棉纺织厂就产出327万吨棉产品。时至今日,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棉花消费国、第二大棉花生产国,棉花消费量占全球的1/3。其中,新疆棉花为中国消费提供了67%的产量,每年另有200万吨左右棉花依赖进口,从美国、印度、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和巴西等多个国进口,途径广泛,服装原料来源总体无忧。与之同时,中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出口国,纺织业韧性十足。

  H&M的胡言乱语,并不会对中国棉花生产和棉纺织业生产带来任何影响。但是,回顾棉花生产及棉纺织业的近代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到,任何产业发展和贸易往来都有着复杂的背景、利益的考量。H&M事件只不过提醒我们,贸易摩擦不仅会发生在先进制造业领域,而且可能也会发生在谷物、大豆、棉花、橡胶等传统产业领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